失眠的自我疗法,分享我的安眠药戒断之旅

内知网 病友交流 2021-08-26 21 0

  我是因今年三月起经常出差睡眠不佳便开始服用一片阿普每晚睡前服用。之前很少有医生会告诉你此类药物的危害,甚至医生会告诉你这个剂量是非常安全的。而正因为医生们对这个药物的认识不足和自己对此类药物的无知,导致后来噩梦的开始。

失眠的自我疗法

  当服用到五月初的时候(已服用8周),开始出现了莫名饭后消化的问题,自行服用莫沙必利缓解,到五月中旬开始出现每天下午莫名焦虑的问题,后来便前往北京知名的精神专科医院找专家就诊,但经过几周的坦度螺酮和中药治疗后反而越来越严重,早醒、心悸、出虚汗、惊恐发作,并且期间仍然每晚睡前服用阿普。后来复诊医生让我开始服用盐酸舍曲林每天100mg的抗抑郁治疗。在治疗期间我发现了个有趣的问题,当焦虑发作时吃四分之一片到半片的阿普可以立即缓解,而且当天感觉非常好的时候恰好那天吃了阿普,并且只要服用阿普无论是焦虑还是消化问题都神奇般的消失了,于是我开始怀疑是阿普的问题,便开始在网上查阅相关的信息。

  再次复诊的时候,我咨询医生会不会是因为阿普的问题,医生很肯定的说不是,就是焦虑症。后来由于我不知道阿普会有戒断反应就尝试把药停了,停药的第二天晚上开始出现了严重的焦虑感,为了避免重新用药,硬抗着吃了佐匹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脑袋发涨,浑身发抖,焦虑感加重,感觉问题不对,重新吃了半片阿普,但是到了中午的时候,又一波强烈的发疯感袭来,坐立不安,脑子一片混乱,感觉脑袋里要炸开了无法控制,从来没有过这种可怕的体验,这时我只好继续服用阿普,并且那天吃了三片才缓解。第二天我立即回到医院告诉了医生昨天发生了什么,医生跟我说是“焦虑大爆发”,并给我开了另一种镇静.药物——劳拉。

  我相信医生开始改服劳拉,大部分不适的症状都消失了,睡眠也得到了恢复,我以为我得到了正确的治疗。但劳拉的作用仅仅维持了几天,就开始继续发展,并且有几次睡醒之后体验到了从来没有过的严重抑郁感。后来我就开始不停地研究此类药物相关的文章,并了解了其骤然停药会产生戒断反应,也看到很多网友也在被药物所困扰。之后我又多次就诊于这家医院的药物依赖专家门诊,没有一位医生认为我的剂量和药物使用史会导致任何依赖和戒断问题,并且讽刺我说旁边的患者一天吃4片都没有问题,并教育我要听医生的话,继续抗抑郁治疗。因为得不到正确的指导,又因为对药物依赖的恐惧,我只敢在症状无法忍受的时候才敢吃半片劳拉缓解,这个错误的做法使我一天多次处于“戒断”之中,每当药物作用失效后,脑袋不受控的的感觉、浑身关节僵直、肌肉紧张、腱反射亢奋、畏光、对声音极度敏感、胃部扭曲般的感受,但这一且都能在服药后半小时到一小时内戏剧般的消失。

  百科说,此类药物引起的戒断症状一般持续2天-2周,仅此而已。当时正值端午节,我想干脆扛过去一了百了。但我做出了人生中最错误的决定,“冷火鸡”(即硬性停药)。虽然经历反复的戒断后其症状的峰值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但是手臂的麻刺感和红斑、失眠、盗汗、声光敏感、肌肉紧张、疼痛、吃不下饭、小便困难、大便的无力感、焦虑、心率加快、心悸、早搏、睡眠中数次短阵性房性心动过速和血压升高一直伴随,两周体重就掉了5公斤,自测尿常规酮体偏高、蛋白质+、ACR偏高、偶尔测得尿胆原++,期间自行服用倍他乐克来控制心率和血压。坚持到第三天,确实很多症状“消失”了,我庆幸就这么熬过来了,可是第四天中午的突然复发把我打回了地狱。这几天由于反复的症状我多次往返于该医院的门诊和急诊,但都无果而终,甚至有医生说我反复就医怀疑自己是戒断问题本身就是明显的焦虑表现,此时的我感到十分绝望和无助。

  假期过后,我立即回到医院,决定入院治疗,物质成瘾科。在此期间,我开始查询国外的文献,直到我幸运的看到了被国外网友广为流传的Ashton手册。此时的我由于血药浓度极不稳定导致每四小时就得吃一次阿普(包括睡眠中),不然就会有严重的戒断反应,并一直处于应激的状态。通过仔细学习手册的内容,我知道了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症状,为什么会有一段时间以为自己“熬过去了”,而之前的错误决定也使我的情况变得复杂。我和医生沟通药物戒断症状的问题,医生仍然坚称我是焦虑引起的,甚至因为我的偏执给我开了抗精神病类药物。尽管查阅多方资料所有证据都指向了药物的戒断反应,但是没有人相信我,即便是我把Ashton手册打印出来给医生看。显然他们对英文文献没有任何兴趣。

  经过几天的住院全方位的检查,所有的生化指标和影像结果都完全正常,但症状并没有因此而减轻,医生一直给我继续开阿普和舍曲林。后来我和他们的主任沟通(非常资深的物质依赖专家)他开出了用2mg氯硝替代之前服用0.4mg阿普的方案(相当于阿普等效剂量2mg-4mg!),我拒绝了。我和医生商量依照手册做了长半衰期药物安.定替换并缓慢减药方法,好在医生也非常配合我开具处方。由于阿普和安.定的转换比较突然(手册推荐一般用几周时间来替换),戒断症状还是无法忍受,我甚至去找了这家医院的特需专家,居然被其教育说他从业30年从来没有遇见过0.4mg阿普能依赖的,如果这么危险早就禁止了。

  好在经过了几天的过渡,症状逐渐稳定在了每天7.5mg的安.定剂量上,此时难以忍受的症状基本减轻了很多,只有手脚大量出汗、肌肉紧张感和疼痛、视力模糊和一些其它比较轻微的症状伴随,食欲也逐渐恢复,体重骤降得到了控制。而在此之前的一个多月,除了去医院,戒断的痛苦使我几乎没有出过家门、无法上班、没有社交以及受到同事、朋友、医生的不理解,觉得我是夸张、臆想、偏执和无知。

  从7.5mg减到目前的2.5mg用了四周半的时间,比手册的推荐速度快了一倍,期间有些反复的不同症状出现但都可以忍受,甚至中间有几天的“窗口期”没有任何症状,并且顺利的返回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在患病期间,我发现国内无论医生还是患者,对药物戒断的知识知之甚少。虽然患者的主诉听上去很荒妙,和医学院所教述的也不一样,但它真实的存在并折磨着很多人,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感同身受和理解,甚至只能在国外的苯二氮卓戒断互助论坛里才能发现你不是一个人,而来自全世界的患者都在经历着相同的故事,得不到医生的正确帮助,得不到身边人的理解,因戒断导致卧床不起的案例也屡见不鲜,甚至有人家破人亡。当然,只有最严重的患者才会去论坛里求助,大部分人都能轻松的戒断药物,但我还是觉得有必要把这本手册翻译成中文,他可能会帮助很多和我类似的人。尽管没有找到Ashton教授的联系方式申请翻译的许可,但我相信她愿意看到世界上有更多的人因为她的手册而恢复美好的生活。

  在此,把这本手册献给正在受到苯二氮卓类药物依赖、成瘾、戒断症状困扰的患者和他们的医生,并且希望正在服用此类药物的人能够正确的认识苯二氮卓类药物的危害并尽早摆脱药物的依赖;医疗机构应该加强对那些有处方权的医生进行教育并认识到苯二氮卓类药物因个体的差异,并没有所谓的“安全剂量”,并警告患者服药的风险,以及控制其非必要情况下只能短期(2-4周)服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