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十五年强迫症康复者著作《走出强迫症的牢笼》

内知网 强迫 2019-10-13 183 0

前言:对抗强迫症,不仅仅是药物治疗,内心知识的强大一样有助于病情的康复,下面给大家推荐一本书,《走出强迫症的牢笼》,有空的病友不妨看一下。节选了几个章节,给大家参考。

十五年强迫症康复着著作《走出强迫症的牢笼》

1.无忧无虑的学习时光

在我初三之前的上学期间,一直是无忧无虑,也没有什么压力,学习成绩也是比较好,都是班级前几名。到了初中开始我上学就到镇上学校,开始住在学校了,星期六自己骑着自行车回家,星期天下午回校。每次回校家里总给准备好一瓶很好吃的自制疙瘩咸菜,多放些油,那时感觉真是一种美味,到现在都很向往那咸菜的味道,再也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咸菜。

初 一时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宿舍门口前有一个 小饭店,小饭店后面有一个小墙,下了晚自习,在小饭店要一碗五毛钱的面条,饭店老板在面条里浇上饭店剩下的鸡汤,在小墙上递过来,香气喷喷的,真是十里能闻到香味,太好吃了。长大后在全国很多地方吃过很多面,我再也没有喝到过那么好喝的面条,那好喝的面条也成了我记忆的向往了,再也一去不复返了。

2.平静被打破了

在上初三的时候,学习就比较紧张了。那时班上有一些复读的学生,学习比较好,毕竟学习过一年了,这让我的压力倍增。我自己本来就有个目标考上重点高中,再加上老师一直强调中考的重要性,班上的学习气氛我感觉很紧张,无形当中有了压力。

在我自己强迫症走出后我也经常想初三的时候,我为什么会得强迫症?除了初三是面临中考,整体学习紧张,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之外我认为还给一位老师的特殊讲课方式有关系,我永远忘不了这位老师。

这位老师是教物理的,戴着一副眼镜,脸上没有表情,非常严肃,我从没在课堂上看到过他的微笑。我有些偏科,不擅长物理,也很不喜欢学物理,尤其不喜欢这位物理老师。每次上物理课,我都感觉很紧张,这位老师有一句话也可以说是口头禅我到现在记得依然很清楚,永远忘不了,留在了我记忆深处的潜意识里。

他经常说:“会的举手”意思是能回答这道题的举手。其实这本来并没有什么,一般老师都会问。但是这位老师与别的老师绝对不同,他喊完了这句话能让学生举手五分钟,然后在教室里转来转去。

我一直感觉他是要求班上每一个同学都会,他是一个很严厉,又很追求完美的人,他可能本身就有强迫症或着至少是一个有强迫倾向的人。他的物理课从来没有按计划讲完过,总是在小细节上重复的讲,不停重复,往往是到下课的时候了,别的老师能正常讲完的内容,他讲了一半都没有,还常常占用下课休息的时间。

但上他的物理课,听课成了一种煎熬,也成为了我最不愿意上的课。

他在讲台上又说话了,我看看谁不会。

每当这个时候,是我最紧张的时候,教室里的空气好像凝固了,时间好像停止了一样,整个教室里静的出奇,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呼吸,教室里弥漫着焦虑。

这位物理老师经常在课堂上这样,我上他的课感到很不舒服,很紧张,其它同学也应该有同样的感觉,或许只是程度不同罢了。

索性这位物理老师从来不提问我,也不让我回答问题,他每次都提问那几位同学,我也乐得他那样。这种物理课上的紧张可能成了我爆发强迫症的温床。这里面有中国应试教育的原因,但与有的老师的教学方式也有关系,老师在教基本书本知识的同时,也要考虑自己的教学方式,是不是给很多学生制造了一些不必要的紧张焦虑。

美国教育心理学家古诺特博士:“在经历了多年教师工作之后,我得到了一个令人惶恐的结论,教育的成功和失败,“我”是决定性因素,我个人采用的方法和每天的情感是造成学习气氛和情景的主因。身为老师,我具有极大的力量,能够让孩子活的愉快或悲惨,我可以是制造痛苦的工具也可以是启发灵感的媒介,我能让人丢脸也能让人开心,能伤人也可以救人”。

3.强迫症爆发

那是在初三上学期,期中考试考完后,我的平静学习生活被打破了,从此再也无法正常集中精力学习。记的自己是在一天上早自习的时候,我大脑中突然闪现出一个同班同学的图像,像放电影似的很清晰的出现,但它并没有马上消失,一直在我的大脑里闪现,被我自己的意识敏锐的捕捉到了,我马上意识到它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我开始注意它了。

我一边学习,它一直在我的大脑里出现,我学一会儿,发现症状还在,而且在脑海出现的人还是我平时比较讨厌的同学,这也许就是一种精神拮抗作用吧。

我万万没有想到从此我的内心再也不平静了,我被症状缠上了。到了第二天那个同学的图像依旧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它不断的把我的注意力引向那个图像,不断的把我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分散了我的学习注意力。

(这个时候我的强迫症已经出现,强迫症已经形成了,在三年多时间里,不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

到了第三天第四天这个同学的图像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反复出现,把我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这个同学的情况持续了一个星期,不出现了。

我也没有想到,原先那个同学的图像不出现了,结果又换了另外一位同学,在我的脑海中反复出现,我开始着急了,现在是初三了,确难以集中精力了,上课开始频频走神了。这对我来说是绝对不允许的,我需要全身贯注的学习,考上重点高中,现在怎么这样了呢?

我开始关注在我脑海中出现的同学图像,这个同学出现一段时间就会换成另外一位同学。我的内心开始很烦躁,不知为什么老是出现挥之不去?难道我的大脑出了毛病?下了课后我的大脑也没有闲着,开始去分析到底怎么回事?变得很焦虑,一会上课铃声响了,很不情愿的继续上课,听课的时候,同学的图像也反复在我的脑海里出现,像放电影一样。

我问我的同桌(我的一位好朋友),你上课走神吗?他说有时也走神,不过他走神他不痛苦,我把我的情况告诉了他,我的同桌感到莫名其妙,他不相信,更无法理解,没有把我说的当成一回事,以为我说着玩呢。因为我的学习成绩比他好,怎么可能像我说的那样呢。

一个同学的图像在大脑中出现一段时间后,大脑好像感到厌倦了似的,会换成另外一位同学的图像。我很难读书了,尽管我下了很大的决心,可是每次回到家里,我都说不出口,很多次话到嘴边都被我咽下去了,一种无形的东西在制约着我,时间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到了回学校的时间,我又无奈的骑上自行车回学校去了。

那时我能把历史、政治、地理、英语的课本能背下来,因为被症状干扰很严重,学习效率受到很大影响,几乎到了无法看书的地步。我也给自己想了办法,晚上我躺在宿舍的床上,闭上眼睛开始一页一页的回忆书本上的内容,这也是我比较享受的时候,这样我的精力比较集中,学习的效率比较高。

那时因为心中苦闷,放学后有时爬过学校的墙头到校外的田地里去,逛来逛去。看着外面青青的庄稼,静静茁壮的成长,想想自己,仿佛世界与我有了隔离,上帝故意给我开玩笑,对我不断的进行愚弄。

有时看武侠小说,很奇怪的是我看武侠小说的时候,没有强迫观念症状的,看来小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看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也成了我的一种放松。那时我很奇怪自己,为什么看武侠小说的时候没有症状及杂念出现呢。这也让我有一种内疚感,感觉自己不务正业。

一位外表很正常的少年心里波涛汹涌,内心澎湃起伏。

最害怕考试的时候出现强迫症状,结果考试时强迫症状如期而至。这一年中考,考试的时候,强迫症状依然抓着我不放,我被自己的强迫思维严重干扰,在这样一个当下正在考试的场合,看着别人在全身贯注的做题,我焦急万分,在别人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对我竟然这么难啊。我恨不得把试卷撕掉,不想考了,冲出考场,但理智还是占了上风,我狠狠的掐自己,剧烈的疼痛让我清醒一点,坚持考完试。

我像是在梦中昏睡一样,强迫症状不停的引诱我进入它的怀抱,我被魔鬼控制了,脑袋的思想不受我自己控制了,我成了我强迫症状的奴隶,它牵着我的鼻子走,我在后面老老实实的跟着。

所谓某种观念变成强迫性的,是指伴随某种有关事物的痛苦与不快,不断浮现在头脑中的一种观念,越是打算不去想它,却越是浮想联翩,对自己纠缠不休。这个时候会认为是由于受恶魔或某种自己以外的什么力量的影响,强制着自己要这么想的。但所想的并不是自己本身的事情,而感觉到像是存在于外在的事情。即使自己投影与外界,就和映射在镜子中的自己一样的关系。

这一年上了高中, 到此时我依然不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也不知道有强迫症这个概念,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叫做强迫症的这样一个群体,就感觉自己是全世界最特别的人,当时也不认为它是病,就认为自己可能脑袋坏了或是中了什么邪。

在我一直努力改变自己性格的过程中,我的强迫症状依旧出现,让我感觉到改变性格也解决不了自己强迫症的问题,就这样一天一天的在学校里煎熬,度日如年,像普通人那样生活学习对我却成了一种奢侈。

4.求医问药之路

有一次在一个星期六放学后,别的同学都坐车回家了我没有回家(那时一个月大休一次),为了放松一下心情,自己鬼使神差的到汽车站做上了去济南的客车,自己内心里面五味杂陈,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客车进入济南市,有乘客陆续下车,我也不知在哪下车,就也跟着随便在一个地方下了车,看着大城市的车水马龙,无限繁华,我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流浪,感到彷徨又迷茫。我走到一个小公园里,看见有残疾人歌手在唱歌,我停下了脚步,优美的歌声空中飘荡,歌声沧桑又凄凉的飘向远方,未来的路很迷茫。

后来我感觉这样下去不行,我就开始去医院。第一次去的是空军医院,我挂的是心理咨询科,是一位女心理医生,她问了我童年的一些事情,让我鼓起勇气,改变心态,后来我还给她写过一封信,她还专门回了信,我感觉她是一位很善良的心理医生。不过咨询我没有感觉到什么,我强迫依旧,她大概意思是让我鼓起勇气,树立信心。

第二次去的是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挂了门诊,医生没听我说几句话,就做出了诊断结果是强迫症,麻利的给我开了药,我记的给我开的药是盐酸氯咪帕明.从此我开始进入了吃药治疗我的强迫症的时期。

第二次去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的时候,医生给我做了心理测验,做心理测验,我记的是100块钱,当时100块钱已经不少了,普通工人一个月当时的工资才400多块钱。(现在想来已经是接近20年的事情了)又给我拿了一些药,吃药后药物给我带来了严重的副作用,我当时手抖得很厉害,胃因吃药也很不舒服,经常有想呕吐的感觉,大脑变得昏沉。虽然药物带来了这么多副作用,但是药物并没有阻止住我的强迫症状出现。

第三次去山东省精神卫生防治中心,医生给我调了药物该吃塞尔特了,这是一种很贵的药,在当时都20多块钱一粒,这药吃着都心疼,20块钱在当时是一个工人一天多的工资。这些西药吃到我的肚子里没有什么作用,后来我又改吃中药了,又陆陆续续的吃了多家医院的中药和西药,只有一家医院的中成药,我吃了几天后,感觉症状少了,减轻了不少。我感到很高兴,甚至是欣喜若狂,但没想到的是一个月后我又明显感觉到虎视眈眈的症状又出现了,我再继续吃这个药,再也未起效果。

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想查点什么信息直接百度一下就可以了,不像我那时才得强迫症时还没有网络,在三年多的时间里,连得的什么病都不知道。在一个人陷入一种很痛苦的时候,连自己得的什么病也不知道,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痛苦,现在的患者朋友比我那时方便多了。

有一次我在网上发现了一修老师,觉的说的很有道理,我当机立断买了一修老师的三本书,书邮寄到后我在回家的半路上就读了起来,后来因为受症状的困扰又经常看看。

在《历程》中有一段话(163页)日本学者的启示。在重庆期间偶尔听说有一个日本的专门研究东方心理学的学者隐居在重庆南山。于是在1991年的12月份在山城一场罕见的大雪后,我去拜访这位学者,他给自己起了一个中文的名字叫冉长春,他衣着朴素话语不多,当我“例行公事”的和他说了一些“云遮雾照”的所谓禅学话题后,就开始讲述了一些具体的心理苦恼,当我说完了,他只讲了一句话“谁在说?”,当时我心里有灵犀一动的感觉,但那个感觉只是瞬间的,随后被更多的迷惑掩埋。过后他不再说这个问题,我也不好意思再问,甚至认为也许他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吧。后来春节我回了一次家,春节过后回到重庆,再去拜访他的时候,已是人去楼空了。这段话我曾经反复看过很多遍,日本学者对一修老师说的那句话“谁在说”短短的三个字我想了很多年,为什么当初一修老师听到有灵犀一动的感觉。

我受强迫症状严重的时候,还会常常看看一修老师的书,找一点精神寄托,也去网上各大论坛,各大网站去寻求方法,开始买来很多各大门派的心理学书籍自己研读。

后来我干脆放弃了治疗,只是每天带着症状去工作学习生活,我也不再寻求方法了,因为经历了这么多年,耗费了这么多自己的心血,也花了很多的钱,我感觉强迫症是不能康复的,我也不相信我的强迫症可以康复,这时候真的没有办法了,几乎所有的办法都试了。

5.峰回路转的蜕变

这样持续了多年的时间,我还是经常受到强迫症状的严重干扰,心中想康复想摆脱强迫的欲望又重新燃烧起来了。我又开始重新上网查东西,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看到了内观,“内观是可以将人的所有烦恼和痛苦连根拔除的根本方法”,这句话对我产生了震撼,我的内心开始产生了剧烈的摇晃,我到现在都对这句话印象深刻,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它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改变了我以后的生活。

那句有魔性的话让我对内观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和兴趣。当时就对内观的东西非常认同,像自己找到了救星一样,也许这就是佛家中的因缘吧。

内观提升了我的信心,开始摸索练习内观,经历十几年强迫症经历,与内观结缘。在摸索练习内观过程中,我领悟了内观,看到了自己身心的实相,我不再和自己的强迫思维念头战斗了,这么多年来我未曾战胜过它,我要与它达成和解,强迫症状是我内在的小孩,这么多年,很多东西让我领悟了。当各种强迫症状来临时,我不再对抗自己的强迫思维,大约经过一年的时间,我的强迫症竟然难以置信的康复了,那些曾经反复不可控制的图像思维竟然离我而去了。没有想到今生会康复,没有想到今生会从强迫的牢笼中解脱出来。

强迫症是自我设置的牢笼,是不是病的病,患者由于长期错误的心理应对方式最后把它发展成了“病”,困在里面欲罢不能,越挣扎越痛苦,越努力陷的越深,陷的越深越排斥,越排斥越痛苦,痛苦不断被放大叠加,形成精神交互作用,陷入强迫的恶性死循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要解决强迫问题就要切断这种精神交互作用,断除强迫发展壮大的营养。中国目前有数量庞大的神经症患者,忍受着精神痛苦和躯体症状的双重折磨,需要从神经症的牢笼中走出来,很多错误的认知观念和病态的思维模式需要改变.对于强迫症你即使有钢铁般的意志你也无法战胜强迫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强迫症不是你能战胜的也不是你能消灭的,症状是内在的小孩。

强迫症患者每天拼命战胜消除的症状其实就是你自己啊,你不给它一点生存的空间,它才反过来疯狂的报复你。你能消灭消除你自己吗?你是在拿自己当敌人。强迫症不是你能战胜的,也不是你能消灭的,你一直在追逐一件永远不可能完成的东西。对于自己的强迫症请对它友善一点,请不要使用战胜,消除等含有敌对的词汇,对于自己的强迫症要用解脱,当你真正理解了强迫,你自然会从强迫症中解脱,昔**死纠缠你的强迫症也会慢慢的脱落。

苦是一种经历,痛才是人生。强迫症,让患者真正偿到了痛苦的滋味,人类精神上的痛苦,在强迫症患者身上发挥到了极致,那种无助,那种无奈,那种彷徨,谁能懂你。你外表正常,内心极度痛苦,痛苦成了你的全部。你虽每天泡于痛苦之中,但你一直在逃避自己的痛苦,恐惧自己痛苦的到来,你成了你痛苦的奴隶。高尔基写过《海燕》里面有一句话:让狂风暴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仰望宇宙,面对苍天,你也可以高喊:让痛苦来的更猛烈些吧。

人生短暂,无论你现在强迫症多么严重,无论你现在多么痛苦,无论你现在的状态多么糟糕,但时间并没有停息,一年又一年的在过,真正的放下自己的痛苦,积极专注于外部的东西,让阳光普照自己的内心,黑暗自会离去。身患强迫,要接受体验自己的痛苦,深入自己的心中去观察体验自己的情绪升起消灭,了解内心情绪的实相,强迫失去了贯性,才会慢慢离你而去。


评论